简体 | 繁體
觀音靈簽網
觀音靈簽第六十九簽解簽 觀音靈簽69
觀音靈簽第六十九簽解簽

 

觀音靈簽第六十九簽:梅開二度

吉凶:中簽

宮比特:辰宮

 

簽詩版本一
冬來嶺上一枝梅
葉落枯枝總不摧
探得陽春消息近
依然還我做花魁

 

簽詩版本二
冬來嶺上一枝梅
葉落枝枯終不摧
但得陽春悄急至
依然還我作花魁
摧本作催。

 

詩意
此卦梅花占魁之象。 凡事宜遲則吉也。

 

解曰
一箭射空。 當空不空。 待等春來。 彩在其中。

 

聖意
家宅欠利。
自身作福。
求財謹慎。
交易待時。
婚姻遲成。
六甲春實秋虛。
行人遲至。
田蠶旺。
田蠶旺。
六畜旺。
尋人見。
公訟虧。
移徒 如意。
失物東方。
疾病虛驚。
山墳宜改。

 

詩文解譯

 

簽詩一
冬來嶺上一枝梅
葉落枯枝總不摧
探得陽春消息近
依然還我做花魁

 

簽詩二
冬來嶺上一枝梅
葉落枝枯終不摧
但得陽春悄急至
依然還我作花魁

 

整體解譯
第一句:喻在坎坷的狀況下還一枝獨秀,堅毅不拔。
第三句:在溫暖的春天時,終於得到謀望。

 

本簽精髓
再度獲得。

 

凡事做事
各種謀求,當把握「一年之計在於春」的黃金時刻,好好的經營。

 

愛情婚姻
姻緣何時來,現時如寒冬,當待春天到,届時姻緣來。
儀者可否求,一見雖歡喜,現時不相應,當待春暖時。
交往已多時,連理可否成,當待寒冬過,在春談婚嫁。
分手求挽回,當待春天時,多些溫情意,再暖其心窩。

 

工作求職創業事業
工作何處尋,當前市况差,直待過年後,春暖有事做。
事業問前程,一年有起伏,春是旺盛季,秋是低潮期。

 

考試競賽升遷競選
競試問前途,若逢春之試,可望有功名,他季則淡然。
若欲問升遷,好運只在春,此刻即有望,他刻則難料。

 

投資理財
投資問財運,秋淡得播種,逢冬則緊抱,春暖得收成。

 

經商生意
經商問前途,一年有四季,逢春則大利,秋冬欠生意。

 

房地交易
房地欲買賣,寒冬無人問,當待好時機,暖春強強滾。

 

治病健康
此病能否治,冬寒需堅忍,暖春則昌順,多關照心靈。

 

轉換變更
不順欲求變,此刻還不急,若是春天到,此事自然順。

 

求孕求子
若欲求懷孕,先溫補己身,春時夫妻合,好孕即如願。

 

官司訴訟
官司問前途,年來有起伏,上下無定數,最後總虧損。

 

尋人尋物
失物哪裡找,快快前去尋,宜向東方去,找回心愛物。

 

遠行出國
遠行可否耶,出門看時機,把握春天時,出發營前途。

 

簽詩故事一

 

◇梅開二度
當唐朝唐德宗在位期間,忠臣梅伯高一家人被奸相盧杞陷害,而要滿門抄斬,只有兒子梅良玉成功逃走,後來他化名為王喜童掩人耳目。 他一個人流落到街頭,饑寒交迫之際,幸得陳日昇(陳東初)收留。 陳日昇不知其身世,請他幫手打理陳府的梅花園,才不至餓死街頭。
陳日昇是梅伯高的同窗好友,當時他被盧杞迫害時,就是被梅伯高所救,也囙此令梅伯高與盧杞結下仇怨,最後更遭到全家抄斬; 陳日昇囙此而悲憤交雜,辭官舉家歸隱揚州。
陳日昇有女兒名陳杏元,有國色天香之貌,梅良玉去到陳家之後,兩個人一見鍾情。 在一個梅花盛開的日子,亦是梅伯高的忌辰,陳日昇與家人一起在自家的梅花園處開壇悼念亡友兼恩人,怎料忽然間天色大變,吹起大風雪,把梅花通通破壞了。 陳日昇感慨自己能够平安逃出,但卻連梅家的後人都救不了,認為這是上天對他的警示,於是他發誓除非梅花再次開花,證明梅家的後人還在世上,否則話就遁入空門,削髮為僧。
他的女兒女杏元聽到了,即刻上香誠心祈求上天令梅花重開。 他們的真誠感動了上天,梅花園的所有梅花樹都再次開花; 後來陳日昇知道原來喜童就是良玉,於是把女兒杏元許配給他。

 

簽詩故事二

 

◇程嬰匿孤存趙
(題解:程嬰隱藏趙朔的遺腹子使其存活在趙國)
前597年,晉國司寇屠岸賈以趙盾參與殺害晋靈公為由,不請示晋景公,便與將領們在下宮攻襲趙氏,殺死了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滅絕了趙氏全族。
趙朔的妻子趙莊姬是晋成公的姐姐,懷有趙朔的遺腹子,她逃到晋景公宮裏躲藏起來。 趙朔的門客公孫杵臼對程嬰說:「你為什麼不死?」程嬰答道:「趙朔的妻子懷着孩子,如果有幸生下男孩,我就奉養他;如果生下女孩,我再慢慢去死。」過了不久,趙莊姬生下了男孩。 屠岸賈聽到消息後,到宮中去搜查,沒搜到嬰兒。
暫時脫離危險以後,程嬰對公孫杵臼說:「今天這一次搜查沒有找到,以後一定還會再來搜,該怎麼辦?」
公孫杵臼問程嬰:「扶立遺孤和死哪件事更難?」
程嬰說:「死容易,扶立遺孤很難。」
公孫杵臼便說:「趙氏先君待您不薄,您就勉力去做那件難事;我去做那件容易的,讓我先死吧!」
程嬰和公孫杵臼便想辦法得到別人家的嬰兒,包上漂亮的小花被,背著他藏匿到山中。 程嬰從山裡出來,假裝去告密,對將軍們說:「我程嬰沒出息,不能扶立趙氏孤兒,誰能給我千金,我就告訴他趙氏孤兒的藏身之處。」
諸位將軍都很高興,答應了程嬰,派兵跟著他去攻殺公孫杵臼。
公孫杵臼假裝憤怒的說:「程嬰小人!當初下宮之難你不能去死,與我謀劃隱藏趙氏孤兒,如今你卻出賣了我。即使你不能扶立遺孤,怎麼可以忍心出賣他!」
公孫杵臼抱著嬰兒大聲呼喊:「天啊!天啊!趙氏孤兒有什麼罪?請讓他活下來,只殺我公孫杵臼吧。」
諸位將軍不答應,殺了公孫杵臼和孤兒。
(本故事總結;程嬰使遺孤再度獲得安全)